国外海洋牧场启示录
0

点击次数:

0

时间:

2015-07-02 11:03:25
文章导读
文章标签: 渔业 农业 海洋

  国内海洋牧场建设一方面需要结合各自的区位资源优势,找准海洋牧场的发展定位;另一方面也需要更多地借鉴国外先进的海洋牧场建设、运营思路,更好更快地发挥海洋牧场在我国海洋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以下介绍三个国家在海洋牧场建设中的经营,以供借鉴。

 

  挪威:技术保障与政府统筹下的海洋牧场

 

  历时七年的挪威海洋牧场计划(PUSH 计划),是上世纪关于“海洋牧场”的一次较为成功的尝试。在这之前,该国已经在海域环境变化及对生物的影响、种苗的培育和生产、幼苗的驯化和放养等方面展开深入研究,积累了较为成熟的技术。自1990 年挪威政府议会批准该项计划,截至期末(1997 年),项目共投资1.78亿挪威克朗(图1),涉及4 个海洋生物品种,所放流幼苗总量超过250 万尾。

  作为一项覆盖全国沿海(图2)的整体性海洋牧场计划,该项目得以实施,一方面依托于该国完善的海洋生物资源增殖与养护技术体系,也就是说,放流选址、放流品种、幼苗培育、放流操作等各方面均经过了严密的科学论证,避免了盲目建设海洋牧场可能带来的负面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另一方面则是与政府的统筹规划是分不开的,在该计划中,政府扮演的不仅仅是“出资方”的角色,更是通过制定相应的条文规范、协调各参与主体关系、提供相应的行政管理支持等手段,有效保证了所设定的计划有序执行。

  从短期的回捕率(图3)看,可以认为该项目已经取得了所预期的增殖效果。然而,该项目也遭到了一些质疑:海洋牧场的盈利前景如何?不难想到,与传统的水产养殖模式相比,海洋牧场面临着投资巨大但短期内难以实现较快经济增长的现实问题。然而,挪威政府、学界却对此持乐观态度,他们相信,只要降低苗种及放流成本、提高苗种存活率,加之稳定水产品市场价格,海洋牧场终将实现企业化运作。

 

  日本:借助协会力量推进海洋牧场可持续运营

 

  日本是最早提出栽培渔业和海洋牧场(MarineRanching)构想的国家,目前已经建立了较为成熟的栽培渔业管理与推广模式。为适应经济、社会、生态可持续发展的要求,2010 年,日本政府制定了“第6 次栽培渔业基本方针”,以创造“富饶新海洋”为目标,其重点为“资源创造型”、“携手合作”与“共同实施”。在全国以及各都道府县所制定方针的指导下,其国内六个海域设立的“海域栽培渔业推进协议会”(图4),以及各都道府县的“栽培渔业协会”等协会组织,承担了向各企事业团体推广栽培渔业的职责。

  接下来我们以日本“全国丰饶海洋推进协会”为例,梳理协会组织在海洋牧场推广方面的重要作用。该协会以“丰饶海洋”为宗旨,在日本国内推行各种相关活动。

  首先,该协会主持举办一年一度的全国丰饶海洋大会(图5),且常年致力于向公众宣传推广各项“丰饶海洋”活动,如保护海藻场和沙滩的募捐、植树活动等。其次,推进增殖放流的广域合作,包括提供苗种生产信息、协调苗种合作生产、放流资源管理。再者,开发和推广栽培渔业技术(图6),以及调查和促进海洋生物栖息地的保全。

  该协会作为介于政府和企事业团体之间的协同组织之一,以政府的方针政策为依据,从资金募集,到推进相关活动,基本上不需要政府直接投入人力物力支持,这种发展模式,也为海洋牧场实现企业化运作提供了良性参考。

 

  韩国:海洋牧场化推行“三步走”

 

  在海洋牧场的构想被提出的最初期,韩国也开始在近海海域进行相关研究,但由于各种原因,最初的研究并不顺利甚至被迫中断。从1994 年开始,韩国政府重新组织规划了海洋牧场建设项目,迅速投入包括人工鱼礁、增殖放流、环境监测和管理等方面的研究。1996 年~1998年间,对国内沿海的海洋牧场建设可行性战略进行了评估和制定。

  1998 年,海洋牧场建设项目在韩国付诸实践。根据规划,项目初期在东部海域、南部海域和黄海建设几个大型海洋牧场示范基地,在基地内进行各项重点实验,形成系统成熟的经验后,再向全国的其他海域推广。为了保证海洋牧场的整体实施,韩国政府将未来30 余年的时间划分为三个阶段,推行“三步走”战略。

  第一阶段,实验阶段(1998 年~2000 年)。经过对全国沿海的海洋学特征的综合分析,韩国最终在南部海域选择了4 个地点,计划建设5 处海洋牧场,在此进行海洋牧场实验。国家投资200 亿韩币,并负责具体实施工作,相关的研究所提供技术支持。这一时期所培育的生物主要是定居性鱼类,产量目标为1.5-2万吨。

  第二阶段,规模扩大阶段(2005 年~2014 年)。在这一阶段,国家政府将权力下放,转而由地方政府承担海洋牧场建设的主要职责,将海洋牧场的总数量增加到50 个,建设规模也将扩大。除定居性鱼类外,将洄游性鱼类也加入培育,渔获量目标提升到15~20 万吨。

  第三阶段,普及化阶段(2015 年~2030 年)。为了韩国的全海岸实现海洋牧场化,这期间由企业和个人进行海洋牧场的开发。在这期间将建成500 个牧场,变“养鱼”为“牧鱼”初步实现海洋牧场的商业化运作。

  不难看出,韩国政府以全海岸海洋牧场化为最终目标,首先进行示范区的建设树立成功标杆,接下来通过牧场建设和经营权的一步步下放,为海洋牧场的普及提供了可能。

  启示:

  驻足生态效益,进军绿色产业

  “海洋牧场”概念的提出,表明人们已经意识到,生态效益是经济效益之本。无论是基于资源经济可持续增长的要求,还是出于居民对于安全、优质水产品的消费需求,“海洋牧场”在选址、技术实现等方面,都要优先考虑绿色、生态、可持续发展。

  加强企业合作,打造地域品牌

  海洋生物资源具有流动性,单凭个别企业的努力,难免陷入“公地悲剧”之困境。日本行业协会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促进同一区域的企业合作,打造凸显地域特色的水产品产地品牌,是实现多方共赢的有效途径。

  发掘全方位、立体化的市场增长点

  “海洋牧场”的运营,必然是一个长期而艰辛的过程,在借鉴国外成功技术和管理模式的基础上,还应根据我国及各地区现状,开拓思维,试行如海区观光、海区餐饮、体验式旅游等创新经营手段,全面提升市场运作效率,让经济效益紧随生态效益而来,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的良性循环。(本文作者安娜系中国海洋大学渔业经济与管理博士)

版权所有 我的农业网 ICP备06012234号
地址:河北石家庄市广安大街36号银泰国际A座1308室    电话:0311-68010299

0311-68010299 工作日:9:00-18:00
周 六:9:00-12:00